dvbbs
收藏本页
联系我们
论坛帮助
dvbbs

吴桂云论坛→【文学艺术】『 梨园春秋 』 → 弘扬民族戏曲 保护地方剧种


  共有463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

主题:弘扬民族戏曲 保护地方剧种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板胡
  1楼 个性首页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新手上路 贴子:26 积分:186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3/1/17 0:12:04
弘扬民族戏曲 保护地方剧种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05/3/18 22:04:34

弘扬民族戏曲 保护地方剧种

地方戏曲剧种在我国共有360多个,分布广,种类多,地域性强,语言和音乐特色鲜明。一般来说,常常是最受当地民众欢迎的艺术品种。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人们审美需求的不断拓展,艺术门类更趋多元化。地方剧种这个受地域空间限制,辐射面相对窄小的艺术品种,势必受到严峻的挑战。在发展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今天,文化体制改革进一步深入,各级政府及文化主管部门将面临许多新问题,其中,涉及到地方戏曲剧种的生存与发展问题,就显得尤为突出。我个人多年在基层戏曲剧团工作,对地方剧种的现状较为了解。以湖北的楚剧为例,从清朝道光年间开始形成至今的几百年间,已经深深地根植于湖北民众之间,逢年过节群众都会搭台唱楚剧。但是,政府对文化的投入相对滞后。财政无力负担专业艺术表演单位的全部所需费用,许多县、地级剧团处于半瘫痪状态,剧团数量呈萎缩趋势,即便是省、市级的剧团,同样也面临着生存和发展的危机。 因此,我认为:在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前提下,必须关注地方戏曲剧团的生存状态,加大力度,扶持和保护地方戏曲剧种。在文化体制改革中,对于地方戏曲剧种的改革,必须高度重视,客观分析,认真研究,慎之又慎,切忌一挥而就。特提出如下建议:

全面保护,重点扶持,合理规划,落实到位。

多年来,各地政府对地方戏曲剧团的发展给予了大力的支持。但是,由于我国民族众多,地域广大,大小剧种星罗棋布,各地的经济发展不平衡,故此,在扶持地方戏曲剧种的工作中,不宜用一般齐、一刀切的方法,而应该根据实际情况,分出轻重缓急,列出需要重点扶持的剧种、剧团,同时兼顾全面保护的原则来实施。政府应该制订出相对统一的保护措施和发展计划。根据剧团历年来创作成绩、获奖情况、演出场次和观众人数等量化指标,来作为重点扶持的评定条件,给创新求实、艺术精湛、作风优良的地方戏曲剧团、剧种给以政策上的倾斜,使其健康发展;而对一些观众面窄、演出少、创作跟不上的剧种,要加紧进行资料整理和挖掘工作,尽可能让其保留。

政府扶持,自身发展,增强活力,繁荣创作。

目前,各地方戏曲剧团,基本上是属于差额拨款的文化事业单位,除去保障离、退休职工的全额工资发放外,演出、创作经费紧张,在职职工的工资待遇不能得到全额保障,福利待遇、住房、医疗等条件较差,人才资源严重流失,而不适应从事艺术工作的人又出不去,这样,剧团包袱越来越重。因此,新的运行机制对于剧团改革来说,是非常必要的。我建议:对有艺术实力的重点剧团,政府应该增加扶持经费,开辟各种渠道筹集资金,用于精品剧目的创作和设备的更新,保障艺术人员的合理待遇,实行工资足额发放。同时出台配套的分流政策,合理安置富裕人员,搞好剧团改革,增强艺术团体的活力,使其多出人才,多出作品,真正把十六大报告中“扶持体现民族特色和国家水准的重大文化项目和艺术院团”的精神落到实处。

加大宣传力度,普及戏曲知识,创民族戏曲品牌。

在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过程中,应该始终坚持民族文化为主导的原则。建议各新闻媒体注重宣传本民族、本地域的人文风情,增强对戏曲作品的宣传力度,加大对青少年的戏曲知识教育,扩大中华文化在世界上的影响力。(邱长元 委员 湖北省武汉市楚剧团团长)

(摘自 《中国艺术报》)
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板胡
  2楼 个性首页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新手上路 贴子:26 积分:186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3/1/17 0:12:04
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05/3/18 22:05:47

大会上的“小”话题

几天来采访“两会”,脑子里装满了国计民生的大话题,与“宏观调控”相比,“昆曲”是个太小的话题了,但就是这个小话题,却在委员中激起不小的涟漪,我也跟着兴奋了一阵子。 昆曲被誉为“百戏之祖”,是中华戏曲百花园中的一朵幽兰。我不懂昆曲,但有几位特懂昆曲的朋友。巴黎的一位朋友说:“昆曲是世界上最美的艺术。”美在哪里?它将歌、舞、诗、戏集于一台,而西方歌剧有歌无舞,芭蕾有舞无歌。因为太美太雅,昆曲总是曲高和寡,再不动手抢救,就要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了。这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昆曲列为首批《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》的原因。 全国政协会议3日开幕那天,听到贾庆林主席在报告中提到保护和扶持昆曲艺术,我忙给远在姑苏的蔡宾秋老人挂了电话。已有3年没去看望她,那次去,老人还为我唱了《牡丹亭》中《游园惊梦》的一段,音韵典雅,一点儿也不像90岁的老人。我告诉她,保护昆曲被写进政协的工作报告啦!老人听了十分高兴,“太好了,昆曲真的有希望了。”我能想象出电话那端宾秋老人该有多高兴。可以说,在老一辈昆曲行家中,她是硕果仅存的人了,经常有记者、昆曲爱好者去她那里抢救“遗产”。 蔡正仁委员是上海昆剧团团长,有“小俞振飞”的美誉。我8日晚上去采访他,他正要去政协礼堂排练,准备第二天为代表、委员演出《桃花扇》。京昆剧《桃花扇》是为纪念俞振飞先生百年诞辰创作的,杨春霞和他一起领衔,两位都是政协委员。 《桃花扇》上演,政协礼堂盛况空前,台上那声声燕语,呖呖莺歌,让代表、委员们陶醉其中。委员看委员演出,更能引起共鸣。 身在文化中心的北京,昆曲、京剧等民族艺术还是经常能看到的,外地的情况呢?听说眼下内蒙古京剧团只剩8名演员了。如果有一天我们只剩下流行音乐和英语,还怎么有脸面去见祖宗! 我问蔡团长,上海昆剧团位于大都市,景况该好些吧?他说,上海市政府很重视,但靠票房还是无法维持生计,中央的扶持令人振奋,但扶持的最终目的是要发展,“要赢得观众,还得排新戏。不能光靠扶持过日子。”说起剧团的发展规划,他如数家珍:继承传统的、整理经典的、着力新编的,三种模式并举。 同全国政协常委朱永新通了电话,他同样也聊起昆曲,问起昨晚看没看《桃花扇》,他说因为开常委会,没有看成。提起蔡正仁委员,他很自豪:“那是我们苏州人啊。”作为苏州市分管教科文系统的副市长,他主持拟定的《苏州市昆曲遗产保护条例》已进入立法程序,如果这项保护昆曲的法规出台,苏州将成为第一个对世界非物质遗产保护进行立法的城市。 看来,小话题中也别有一番深意。还是借用《牡丹亭》中那两句经典唱词,愿昆曲、愿所有的民族艺术之花,“姹紫嫣红开遍”,再不“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”。(温红彦)

(摘自 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)
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