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vbbs
收藏本页
联系我们
论坛帮助
dvbbs

吴桂云论坛→【文学艺术】『 梨园春秋 』 → 昔日舞台上的倩影


  共有449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

主题:昔日舞台上的倩影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林中鸟
  1楼 个性首页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林中鸟
等级:管理员 贴子:1016 积分:2672 威望:0 精华:4 注册:2003/1/6 15:36:12
昔日舞台上的倩影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09/11/11 13:03:47

甄光俊

      因河而兴盛因海而发展的津城,有与生俱来的宽容与豁达。正因为如此,以往许多在其他城市与地区不能存留站脚的艺术种类与表演形式,在津沽大地可以生存繁衍,形成气候做出规模,并留下一段段佳话……

      男女同台表演,如今人们习以为常。但一百多年前,能够在舞台上看到女演员的地方,若大中国只有天津。虽然宋、元、明及清初时的戏曲,一直是男女合作表演的,但到了康熙十年,朝廷开始禁止女演员登台,不执行的地方严惩不贷。一时间,中国大江南北的舞台,清一色变成了“光棍儿”戏。除了不许女性登台外,朝廷还只推崇昆曲,从而又导致了“光棍儿”只能唱昆曲的局面。

      津城衙门虽然不敢违抗朝廷禁令,但却挡不住民众的喜闻乐见,尤其是那些云集津门的各地商贾巨富,不满足也不满意这道禁令,于是千方百计让女演员重新回到舞台。也许天遂人愿,此时在北京大受打击的秦腔艺人,被迫流入直隶(今河北)地区,为生存他们将秦腔与当地民间艺人合作,很快衍化出一个新的剧种——河北梆子。河北梆子唱腔洪亮、高亢,表演生动、逼真,很受百姓喜爱,尤其是有女演员参与,自然观众更多。带着成熟的剧目和优秀演员,一个个戏班走进津门,精明的班主们知道,京津两地虽相距不远,但天津人性情随和且爱戏懂戏,天津戏院开明又有主见。特别是天津开埠后,受西方文化的影响,市井百姓的审美标准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这一切对演艺界来说,津城有全国鲜见的宽松环境。就这样,有努力想演的,有积极想看的,而衙门又睁一眼闭一眼,于是津城舞台上的女演员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  梆子女艺人最早在津城登台确凿无疑,但初现于何时?截至目前没见文献记载。上海著名戏剧研究家张古愚先生多年前考证:“1867年,上海宝善街南靖远街北横街,由英籍粤商罗逸卿投资,开一新戏场,取名“满庭芳”,由天津邀来梆子班,演员全是女青年。由于天津女艺人唱做极其火炽,上海先于“满庭芳”两年开张的另一家戏馆一桂轩,竟因此而一蹶不振。”由此可知,天津的河北梆子女艺人至少早在140多年前,已带着成熟完整的剧目进入上海,是津沽大地培养造就了她们。

      1870年以后,天津出现了“宁家坤班”、“宝来坤班”等专门培养女演员的科班,在全国首开女子戏曲科班先河。这两所科班培养的女演员,不但唱得好,而且武艺功底颇深,唱念做打样样精通。当年的名演员诸如宁小楼、小兰英,均出自“宁家坤班”。小兰英1890年前后即在天津各戏园与杨小楼合演《连环套》,与李吉瑞合演《巴骆合》,与盖叫天合演《八蜡庙》等戏。

      当然,女艺人在津重新登台,也曾遭到封建势力的限制和舆论的歧视,1896年5月19日《直报》载:“地方当局已令津埠各茶园禁止女角登台演出。因阖郡会馆犯禁,天津县令率兵役到馆查拿女演员,未获,遂令3日内将女角尽数解递归案。”但是,官府禁归禁,老板和艺人皆不以为然,女角照演不误。而且越演声势越大,越演前来学戏的女孩儿越多,以至于多到不得不走出津城,另辟蹊径。据1912年成书的《沈阳菊史》记载,清光绪末年,在奉天(今沈阳)作艺的近百名河北梆子女演员,十之八九源出天津。1920年9月12日上海《申报》所刊“女伶之发达”一文也说:“女伶繁衍,盛于津沽。始有男女合演,莫不由津沽输入之文明耳。”

      天津有了河北梆子戏剧女演员上台的先例,为后来京剧有女演员奠定了基础,那时京剧中的女演员,基本上都是由河北梆子转工、或借鉴来的。当年的名演员诸如宁小楼、小兰英,均出自“宁家坤班”。小兰英1890年前后即在天津各戏园与杨小楼合演《连环套》,与李吉瑞合演《巴骆合》,与盖叫天合演《八蜡庙》等戏。除此之外,曹桂芬、王克琴、小菊处、赵紫云、小爱茹等杰出的梆子女演员,改工京剧后都成了京剧班的台柱。京剧戏台上第一位扮演丑角的女演员宋凤云,也是在天津唱梆子出身。

      上世纪初,天津的女艺人经常成批地被邀请到外省各地献艺,尤以上海、汉口、济南、苏州、奉天、张家口、北京等地最为盛行。1912年,北京文明茶园股东俞振庭,破例邀约天津的河北梆子女伶进京献艺,从此,一批又—批的天津女伶登上北京的戏曲舞台,不仅冲击了称雄于京华的皮黄,同时也冲击了与京剧对峙的老派梆子。当年北京《十日戏剧》、《半月戏剧》等报刊对天津女伶有很高评价。1918年,《顺天时报》主持选举伶界大王,刘喜奎所得票数比京剧名家梅兰芳尚多5741票。1914年,女伶金刚钻领衔演出于上海十六铺新舞台,连演20余日,看客始终拥挤不动,当地观众一再挽留续期。同年,女伶小香水应邀到沪,主演于天声园,适值京剧名家梅兰芳也在上海,出演于丹桂戏园,京剧、梆子两个剧种的两位代表性名角争强对峙,各获褒奖,时人称作“梆黄竞雄”。

      自从打破女演员登台演出的禁令,河北梆子女演员成为戏迷崇拜的偶像、梦中的情人,戏迷们对喜爱的“角儿”的疯狂追捧,不亚于现在国际级歌星受欢迎的程度。从普通学生、市民到达官显贵无所不包。民国初年的一天傍晚,红角刘喜奎坐黄包车到戏院准备演出,刚一下车,一个年轻的学生就从某角落冲了过来,在刘喜奎脸颊上亲了一口,兴奋得手舞足蹈,然后高声大喊,“警察!警察!”。等警察闻讯跑过来时,这个学生从身上掏出50块现大洋交给警察作为罚款。

      除了这些普通的星迷之外,连北洋政府的袁世凯、黎元洪、曹锟、徐世昌等几任总统也被刘喜奎迷昏了头。1923年曹锟贿选总统的当天,不顾投票选举现场情况,竟然跑到刘喜奎的化妆间,并等她散戏后去吃夜宵,弄得刘喜奎又气又恼。而曹锟的选举现场也因为找不到这位总统而忙乱不堪。一生立志清清白白做人的“坤伶大王”刘喜奎,最后被迫息影舞台,过起更名改姓的隐居生活。新中国成立后,周恩来总理亲自命人把她找到,并破格安棑她为中国戏曲学校教授。曹锟遭到刘喜奎的拒绝后,娶了另一位著名女演员刘凤玮(艺名九丝红)做第四房姨太太,也正是这位女演员,在1937年日军占领天津后,使曹锟没有成为日寇的帮凶,保全了名节。日军曾派汉奸劝说曹锟为日本人服务。几经劝说,曹锟有些动心,但九丝红对此坚决反对,在汉奸又一次到曹家大门口的时候,九丝红命人将大门紧闭,并痛骂汉奸。当时曹锟还想给九丝红解释,没想到九丝红一个巴掌就打在他的脸上,并厉声说:“如果你为日本人卖命,我今天就打折你的腿,让你死也死在家里,不能将来落个汉奸的骂名。”一巴掌再加上九丝红的一番话,曹锟被点醒,他终究没有在国难当头的情况下做汉奸。

来源: 天津网-天津日报(天津) 2009年11月8日
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